网站首页 所有文章 电脑完整版
法事开示 佛教故事 净空法师
净土法门 佛教问答 海涛法师
佛教法师 法师介绍 圣严法师
热门专题 佛教人物 宣化上人
放生护生 素食养生 星云法师
佛教观点 佛教文化 印光大师
法布施最殊胜,欢迎赞助正信佛教网
参加万人抄经大会,静心养性增福消业障
请各位帮忙为王诵经,经确认其家属已不接受捐款因王已无法医
衢州爱心企业15万拍得大师作品 合力救助王冲冲

2012年06月15日 02:28:07

昨天,王冲冲的状态有了好转,眼神中透出一丝光彩。不断有好心人来鼓励王冲冲要坚持下去。 本报记者 林云龙 摄

   浙江在线06月15日讯 昨天,我们的热线96068异常滚烫,来自天南海北的读者打进电话:“我想帮助患淋巴瘤的17岁少年王冲冲,请问你们有他爸爸的联系电话或账号吗?”

  6月13日、14日,本报连续报道了患病少年王冲冲的故事。他来自河南驻马店,因父母再也没有钱为他治病,已停止治疗2个月的他,躺在病床上说:“如果还有希望,请帮我多活一天;如果不行了,请把我的器官全捐出去。”因凤凰网、腾讯网、人民网、新华网、微博等的转载,王冲冲这句朴实坚毅的话,也感动了很多人。

  花鸟画大师何水法的作品《新放》昨天在本报竞价义卖,也掀起了层层高潮,最终衢州一家公司以15万元的爱心款,拍得大师精心之作。今天,本报记者将陪同王冲冲,转入浙医一院治疗。

  何水法作品《新放》拍了15万

  花鸟画大师何水法连夜挥毫创作的《新放》,笔墨馨香,6支康乃馨,祝福王冲冲绽放生命,意寓社会充满温馨。昨天早上9点04分,杭州读者张明亮第一个打进电话竞拍:“这幅画爱心满溢,我先出1万元吧。”紧接着,2万、3万、3.5万……竞拍价一路走高。10点56分,宁波读者俞俊琪一下把价格提高到5.5万,“我喜欢何大师的画,这次又是爱心义卖,一定要支持。”出完价,他继续问,“另外,我还想单独捐款给王冲冲,应该通过什么方式?”

  最振奋的时刻出现在下午2点以后。一位姓袁的先生打进电话,一开口就说:“我出价11万。”他说,“王冲冲的故事很打动我,这个竞拍活动也很有意义,何大师的画也不错,所以我想尽一点绵薄之力。”

  14点53分,又一个滚烫的电话打进来:“请问何大师的作品现在拍到多少?”

  “11万。”

  “那我们出15万。”这位热情的竞拍者来自衢州,是浙江中艺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徐志林。

  虽然身在衢州,但王冲冲的境遇,一直揪着徐志林的心。他深情地说:“我今天一早读钱江晚报,看到王冲冲的故事和画家何大师的义举,备受感动。王冲冲正是花季少年,我们应尽自己的力量帮助他,让他享受生活的美好,重新树立战胜病魔的信心,希望王冲冲在大家的帮助下早日康复。”

  下午,当记者把这个消息告诉何水法时,他很高兴:“我很激动,既为王冲冲感到高兴,又为这个社会充满爱而感动。”

  美国留学生打来越洋电话要帮助王冲冲

  昨天,我们的热线一直暖意融融。电话从四面八方而来,山东、安徽、江苏、贵州、福建、广东……大家都怀着一颗感动的心,要求帮助王冲冲。

  一个江西南昌的读者说得很朴实:“我是从腾讯网上看到钱报的报道,孩子说的那句话——如果还有希望,请帮我多活一天;如果不行了,请把我的器官全捐出去。这种坚强的信念,实在太感人了。”

  有一位宁波读者,是替马来西亚一位朋友向我们询问王冲冲情况的。“我朋友是马来西亚华人,他姓傅,在网上看到你们的报道,让我来问问有没有王冲冲父亲王进炎的联系方式,他想出一份力,为王冲冲加油。”

  傍晚,杭州笕桥医院的院长说,上午他也接到一个美国留学生打来的电话,他在微博上看到王冲冲的事情后,执意要把钱打到医院账户上。院长说,这可能不妥。最后,留学生留下了电子邮件。昨晚,我们已经替王进炎给这位留学生回复了邮件,感谢他的爱心。

  活下去的信念,比药物更重要

  “儿子,帮我到笕桥医院去看望一个叫王冲冲的孩子,他跟你一样大。”18岁的杭州小伙小罗,昨天带着母亲的嘱托,一早赶到医院。

  他紧握着王冲冲的右手,低声说道:“已经有很多人知道了你的事情,医药费已经没有问题了。你一定不能放弃,因为你的信念比任何药物更重要。”

  病床上的王冲冲,精神确实好了些。“今天老是感觉有痰卡在喉咙里,不过已经没有前两天那么难过了。”冲冲说起话来还是气喘,但他主动跟记者聊起来,“之前没有胃口的时候,我什么都吃不下,今天我中饭还吃了一大碗饺子呢。”

  冲冲的父亲王进炎昨天异常忙碌,电话一直响个不停。病房里看望冲冲的人很多,他就一直蹲在后院的角落里接电话。两个破旧的手机、两本存折,这两天时刻都没离开过他的手。

  “这些好心人都不愿意说姓名,我都数不清已经接到多少个电话了。你看看我的手机,有马来西亚、内蒙古、江西、广西、济南、哈尔滨……他们的电话我都存着。”

  王进炎说,截至昨天下午五点,他的一张银行卡里已经有2.3万多元的捐款。“这两天有几十个好心人赶过来看我们,给我们的现金加起来有五六万元了。还有好多水果篮和礼物,房间里都快摆不下了。”

  上次见面时,母亲贺小月一直站在王冲冲床边抹眼泪。她的耳朵患有旧疾,因为儿子病情加重变得更加严重。只有站在人近前,她才能听清对方说话。

  一直愁眉不展的贺小月昨天露出了微笑,“我做梦都没有想到,会有那么多人来帮助我们,真是太谢谢大家了。”她边说边塞了两个苹果到记者手上,“真的,没什么可以报答你们。”

  儿子的医药费有了指望,贺小月却忍不住哭了起来。“我一哭,耳朵就会嗡嗡响。但是我太高兴了,我的儿子有救了。”她拉着记者的手说,儿子生病这两年来,她已经记不清哭了多少次。到现在,河南老家的房子,都只是一个空壳,“只装了大门,连里面房间的门都没有装。唯一的电器就是一台二手电视机,还是在杭州花150元买的。”

  “他没生病之前,我还打算存钱让他上军校,以后当兵来保卫国家……”因为亲戚家有孩子在当兵,贺小月也曾憧憬过孩子的未来。“我做人从来没说过假话,如果不是孩子快活不下去了,我实在是不想麻烦别人。”现在,儿子的心情和胃口好了,她也总算舒了一口气。

  王冲冲的手还是可以活动的。像所有同龄孩子一样,他很喜欢玩手机。“我的朋友给我发短信了,我告诉他杭州有很多好心人给我捐钱,我好高兴。大家都要我坚持下去。”

  “今天还有我的老乡来看我。他们在同一个QQ群里,而且都在杭州这边上班,就约好一起来了。”冲冲提到昨天让他印象最深的事,眼泪又不自主地流下来。

  加油!冲冲,一定要好起来。

法布施最殊胜,欢迎赞助正信佛教网
参加万人抄经大会,静心养性增福消业障
正信佛教网
苏ICP备16054250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