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所有文章 电脑完整版
法事开示 佛教故事 净空法师
净土法门 佛教问答 海涛法师
佛教法师 法师介绍 圣严法师
热门专题 佛教人物 宣化上人
放生护生 素食养生 星云法师
佛教观点 佛教文化 印光大师
法布施最殊胜,欢迎赞助正信佛教网
星云法师:佛陀也会被人毁谤

  

  毁 谤 是 自 己 反 观 自 照 、消 灾 解 怨 的 机 会 ,

  更 是 信 心 道 念 的 试 金 石 ,让 我 们 在 菩 提 道 上 步 步 提 升 。

 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  我 一 生 当 中 ,不 知 受 过 多 少 人 毁 谤 中 伤 ,年 轻 时 虽 然 极 力 隐 忍 ,但 不 免 难 过 ,因 为 我 一 直 尽 心 尽 力 为 人 为 众 ,希 望 有 一 个 完 美 的 人 生 ,而 别 人 却 如 此 糟 蹋 我 的 好 意 ,总 觉 得 心 里 无 法 平 衡 。一 九 六 三 年 ,我 初 次 随 中 华 民 国 佛 教 访 问 团 走 访 东 南 亚 各 国 ,到 达 最 后 一 站 时 ,一 位 同 道 建 议 :沿 途 收 到 的 赠 品 太 多 ,搭 船 比 较 方 便 ;我 说 :中 央 政 府 已 来 电 表 示 要 派 人 前 来 接 机 ,还 是 坐 飞 机 比 较 妥 当 。没 想 到 回 国 之 后 ,原 先 提 议 坐 船 的 人 却 在 佛 教 杂 志 上 撰 文 ,谓 星 云 某 人 为 了 做 生 意 ,一 路 买 了 许 多 货 品 ,所 以 主 张 坐 船 云 云 。另 一 位 同 行 者 得 知 此 事 ,安 慰 我 说 :“你 不 要 难 过 ,佛 陀 也 会 被 人 毁 谤 。人 心 不 同 ,各 如 其 面 ,世 间 上 的 人 ,只 要 他 认 同 的 ,就 觉 得 是 真 、善 、美 ,不 认 同 的 ,就 斥 责 为 丑 陋 、恶 魔 ,毁 谤 有 时 也 是 一 种 肥 料 啊 !”我 闻 言 释 然 ,多 少 年 来 ,每 遇 讥 毁 ,想 起 佛 陀 慈 忍 的 精 神 ,不 禁 鼓 起 信 心 ,勇 往 直 前 。如 今 ,我 也 常 叙 述 自 己 的 经 历 ,告 诉 徒 众 :“佛 陀 也 会 被 人 毁 谤 。”希 望 他 们 也 能 忍 辱 负 重 ,肩 挑 弘 法 利 生 的 重 责 大 任 。

  自 从 一 九 五 四 年 来 到 宜 兰 之 后 ,我 为 雷 音 寺 肝 脑 涂 地 、奉 献 心 力 ,当 地 信 众 也 对 我 极 为 护 持 ,但 每 当 有 人 提 议 将 寺 院 交 由 我 管 理 时 ,总 有 另 一 批 信 徒 以 我 是 外 省 人 为 由 ,持 反 对 意 见 。我 并 不 以 此 为 意 ,因 为 自 觉 出 家 人 应 以 云 游 弘 法 为 己 志 ,所 以 除 照 常 处 理 寺 务 之 外 ,我 更 在 余 暇 充 实 自 己 ,发 愿 要 作 一 个 拥 抱 众 生 的 地 球 人 。“毁 谤 ” 正 好 给 我 一 个 反 省 检 讨 的 机 会 ,让 我 更 坚 定 自 己 的 目 标 方 向 。

  十 多 年 前 ,初 到 洛 杉 矶 考 察 佛 教 ,特 别 请 了 一 尊 庄 严 的 佛 像 ,送 给 在 当 地 弘 法 的 宣 化 法 师 ,没 想 到 后 来 我 重 履 斯 土 筹 建 西 来 寺 时 ,他 却 投 书 当 地 政 府 ,指 控 “从 台 湾 来 的 和 尚 都 是 假 的 ”。经 过 十 年 的 辛 苦 建 设 ,西 来 寺 终 于 落 成 ,为 美 国 信 徒 实 践 大 法 西 来 的 愿 望 ,而 那 尊 佛 像 如 今 依 然 端 坐 在 他 的 金 轮 寺 里 ,似 乎 是 在 见 证 历 史 的 真 相 。

  就 在 西 来 寺 即 将 完 工 的 时 候 ,纽 约 一 间 道 场 的 住 持 对 我 说 :“你 不 会 英 文 ,没 有 办 法 在 西 方 发 展 ,不 如 将 西 来 寺 交 给 我 吧 !”我 闻 言 不 语 ,心 想 :在 西 方 发 展 ,不 一 定 要 靠 英 文 ,而 是 要 靠 愿 心 。数 年 之 后 ,随 著 西 来 寺 的 基 础 稳 固 ,美 国 东 部 、中 部 、加 拿 大 多 伦 多 、温 哥 华 、满 地 可 、爱 明 顿 ,乃 至 中 南 美 洲 的 巴 西 、阿 根 廷 、巴 拉 圭 ,欧 洲 的 法 国 、英 国 、德 国 、荷 兰 、瑞 士 等 地 相 继 成 立 别 分 院 ,担 负 利 济 众 生 的 使 命 。我 深 深 感 到 :在 这 个 是 非 纷 纭 ,观 念 错 乱 的 时 代 里 ,我 们 应 该 经 常 像 一 个 充 气 的 皮 球 ,“毁 谤 ” 的 外 力 越 强 ,要 弹 得 越 高 越 远 。

  一 九 九 ○年 ,我 到 美 国 弘 法 时 ,曾 应 邀 到 “中 华 之 声 ”广 播 电 台 的 “空 中 访 问 ”节 目 ,接 受 主 持 人 巴 山 先 生 的 现 场 访 问 ,及 听 众 们 的 叩 应 问 答 。其 间 ,一 名 江 姓 牧 师 不 顾 听 众 的 屡 次 抗 议 ,滔 滔 不 绝 地 在 电 话 上 发 表 反 对 佛 教 的 论 调 ,后 来 不 但 劝 巴 先 生 信 奉 基 督 教 ,并 且 对 我 说 :“大 师 ,西 来 寺 之 所 以 建 得 这 么 大 ,都 是 上 帝 给 你 的 力 量 。” 这 时 我 再 也 不 客 气 ,立 刻 回 答 :“我 非 常 欢 喜 巴 山 先 生 去 信 奉 您 的 基 督 教 ,也 同 意 您 说 的 基 督 伟 大 ,不 过 西 来 寺 的 建 成 ,完 全 是 靠 成 千 上 万 海 外 的 佛 教 徒 所 成 就 的 ,这 个 光 荣 不 能 归 于 上 帝 ,应 该 归 于 佛 陀 。” 最 后 ,我 仍 礼 貌 地 欢 迎 江 牧 师 到 西 来 寺 参 观 。临 走 时 ,素 无 信 仰 的 巴 先 生 对 我 说 : “大 师 ,如 果 我 要 信 教 的 话 ,我 会 考 虑 信 仰 佛 教 。”佛 陀 在 《四 十 二 章 经 》中 说 ,欲 以 “毁 谤 ”损 人 就 如 同 “仰 天 而 唾 ,唾 不 污 天 ,还 污 己 身 ;逆 风 坋 人 ,尘 不 污 彼 ,还 坋 于 身 。”诚 乃 不 虚 之 言 也 。所 谓 “君 子 坦 荡 荡 ,小 人 长 戚 戚 ”,我 们 只 要 心 地 像 太 阳 一 样 光 明 磊 落 ,恶 言 “毁 谤 ”必 能 如 霜 露 般 消 失 无 踪 。

  一 九 九 二 年 四 月 ,我 率 弟 子 一 行 十 人 环 游 世 界 弘 法 ,行 经 马 来 西 亚 时 ,当 地 一 名 佛 教 法 师 竟 在 报 端 谩 骂 ,说 台 湾 的 佛 教 充 斥 “山 头 主 义 ”,破 坏 和 谐 ; “一 师 一 道 ”的 观 念 是 用 来 约 束 信 徒 的 教 条 ;台 湾 的 佛 教 团 体 来 大 马 传 教 ,是 想 在 此 建 立 “殖 民 地 佛 教 ”。众 人 阅 报 ,不 禁 莞 尔 一 笑 。因 为 佛 教 不 但 在 中 国 ,甚 至 远 溯 至 印 度 时 期 ,也 是 分 宗 立 派 ,这 并 不 意 味 佛 教 的 分 歧 ,而 是 显 示 佛 教 教 义 的 博 大 精 深 ,须 加 以 分 门 别 类 ,才 足 以 阐 扬 各 种 法 门 的 精 辟 之 处 ; 而 宗 教 多 元 化 的 发 展 正 可 以 促 使 内 部 竞 争 进 步 ,并 不 会 互 相 妨 碍 。试 想 在 中 国 四 大 名 山 中 ,分 别 代 表 大 乘 佛 教 悲 、智 、愿 、行 精 神 的 四 大 菩 萨 ︱ 观 音 、文 殊 、地 藏 、普 贤 ,难 道 也 是 在 搞 “山 头 主 义 ”吗 ?而 “一 师 一 道 ”是 自 古 以 来 ,佛 教 所 提 倡 ,旨 在 教 导 正 信 的 三 宝 弟 子 应 一 心 一 意 奉 行 佛 陀 的 真 理 ,不 皈 依 外 道 天 魔 。“一 师 一 道 ”的 思 想 能 增 进 宗 教 内 部 团 结 ,非 仅 佛 教 独 有 ,像 耶 教 、回 教 不 也 都 主 张 一 师 一 道 吗 ?如 今 这 位 法 师 竟 滥 加 批 评 ,实 为 奇 闻 ,难 怪 大 家 见 报 ,都 发 出 会 心 的 微 笑 。至 于 “殖 民 地 佛 教 ”更 是 闻 所 未 闻 ,佛 教 源 于 印 度 ,而 后 传 入 亚 洲 各 国 ,与 该 国 文 化 相 融 后 ,发 展 为 一 套 本 土 性 的 佛 教 ,从 没 有 听 人 说 这 是 “殖 民 地 佛 教 ”,再 说 其 他 宗 教 也 有 传 教 国 外 的 情 况 ,也 没 有 人 责 备 他 们 有 殖 民 色 彩 ,如 今 却 独 指 台 湾 佛 教 团 体 在 他 国 传 教 是 一 种 “殖 民 地 式 的 佛 教 ”,其 偏 颇 之 处 ,可 谓 “司 马 昭 之 心 ,路 人 皆 知 ”。

  我 的 弟 子 慧 海 虽 然 也 是 土 生 土 长 的 马 来 西 亚 人 ,但 最 初 衔 命 接 掌 该 地 别 分 院 时 ,所 办 的 各 种 活 动 都 饱 受 讥 毁 ,凭 著 坚 毅 的 度 众 弘 愿 ,终 于 冲 破 难 关 ,得 到 各 界 支 持 。一 九 九 六 年 ,我 赴 马 国 首 都 吉 隆 坡 的 莎 亚 南 体 育 馆 主 持 讲 座 时 ,竟 有 八 万 人 与 会 闻 法 ,盛 况 空 前 ,可 见 任 何 的 “毁 谤 ”都 无 法 击 倒 一 个 有 理 想 、有 抱 负 的 人 ,最 怕 的 是 自 己 心 中 彷 徨 无 主 ,人 云 亦 云 !

  记 得 三 十 年 前 ,我 开 辟 佛 光 山 ,初 建 大 雄 宝 殿 时 ,曾 有 人 不 屑 地 说 :“值 此 末 法 时 代 ,佛 教 衰 微 ,还 要 建 那 么 宏 伟 的 殿 堂 。”我 认 为 圣 教 凋 零 ,社 会 混 乱 ,才 要 建 巍 峨 的 寺 院 ,行 不 言 之 教 化 。不 久 ,佛 殿 落 成 ,庄 严 的 外 观 吸 引 许 多 信 徒 香 客 前 来 上 香 朝 拜 ,圆 山 大 饭 店 初 建 时 ,也 向 我 们 索 取 蓝 图 以 为 参 考 。后 来 ,我 在 客 堂 、讲 堂 、会 议 室 等 地 装 设 冷 气 、地 毯 ,又 遭 人 批 评 ; 而 中 部 一 所 别 分 院 在 三 夹 板 桌 面 贴 了 一 道 金 边 作 为 装 饰 ,也 被 议 为 “豪 华 ”。其 实 佛 经 里 那 一 方 净 土 不 是 黄 金 铺 地 ,七 宝 楼 阁 ,微 风 吹 动 ,众 鸟 说 法 ? 美 观 舒 适 的 环 境 不 但 是 应 众 生 的 需 要 ,更 是 现 代 机 构 必 备 的 条 件 。如 今 不 仅 市 井 小 民 频 来 听 经 闻 法 ,政 要 首 长 也 喜 欢 在 寺 院 召 开 会 议 。所 以 ,我 们 要 正 视 “毁 谤 ”,以 此 作 为 信 心 道 念 的 试 金 石 。

  数 年 前 ,一 名 记 者 前 来 采 访 时 说 :有 人 批 评 佛 光 山 的 佛 像 用 水 泥 制 造 ,是 一 种 粗 糙 的 水 泥 文 化 ,希 望 我 就 此 发 表 意 见 。我 觉 得 建 筑 材 料 与 时 俱 进 ,有 所 谓 的 石 器 时 代 、铜 器 时 代 ……,如 今 已 进 步 到 钢 筋 水 泥 的 时 代 了 ,舍 此 他 为 ,不 亦 怪 哉 !更 何 况 我 一 生 办 事 主 张 “要 用 智 慧 庄 严 ,不 用 金 钱 堆 砌 ”,我 也 可 以 用 金 、银 、铜 、铁 来 雕 塑 佛 像 ,但 如 此 一 来 ,其 他 重 要 的 建 筑 就 无 法 进 行 。这 么 多 年 来 ,朝 山 的 信 徒 心 里 拜 的 都 是 佛 祖 ,而 不 是 水 泥 ,为 什 么 有 些 人 千 里 迢 迢 来 到 佛 光 山 ,却 只 看 到 水 泥 ,没 看 到 佛 祖 呢 ?“毁 谤 ”暴 露 了 人 性 的 弱 点 ,正 好 成 为 我 们 的 借 镜 。

  自 佛 世 以 来 ,对 于 佛 教 最 大 的 “毁 谤 ”莫 过 于 指 责 出 家 人 不 事 生 产 ,其 实 僧 侣 弘 法 利 生 ,净 化 人 心 就 是 一 种 最 有 利 于 大 众 的 生 产 活 动 。三 十 年 来 ,我 在 佛 光 山 培 育 出 来 的 弟 子 ,或 致 力 慈 善 救 济 ,或 从 事 佛 教 行 政 ,或 演 说 佛 法 真 理 ,或 编 辑 书 报 杂 志 ,我 们 不 敢 说 贡 献 卓 著 ,但 起 码 我 们 的 辛 劳 不 亚 于 一 般 的 社 会 工 作 者 ,而 我 们 超 然 的 态 度 更 有 助 于 解 决 社 会 问 题 。

  又 有 一 些 人 批 评 佛 光 山 的 活 动 太 多 ,太 过 入 世 ,没 有 修 行 。其 实 二 千 六 百 年 前 ,佛 陀 就 顺 应 当 时 的 习 俗 ,每 天 率 领 弟 子 四 处 托 钵 乞 食 ,敷 座 说 法 ,意 在 藉 此 机 会 走 入 社 会 ,度 化 众 生 。佛 教 传 入 中 国 之 后 ,随 著 时 代 发 展 ,从 农 业 生 产 到 工 业 参 与 ,从 斋 菜 供 应 到 经 忏 佛 事 ,从 旅 游 服 务 到 临 终 关 怀 ,从 慈 善 工 作 到 文 教 事 业 ,从 当 铺 油 坊 到 仓 库 碾 硙 ,不 但 带 动 经 济 的 蓬 勃 发 展 ,更 提 升 社 会 的 人 文 素 养 ,而 现 在 我 们 只 是 更 有 计 画 地 兴 办 各 种 佛 教 事 业 ,举 行 各 种 佛 教 活 动 ,利 乐 十 方 众 生 。佛 光 山 的 弟 子 们 每 天 清 晨 四 点 半 起 床 ,除 了 早 晚 课 诵 、整 理 环 境 之 外 ,从 早 到 晚 ,忙 的 都 是 度 众 利 生 的 工 作 ,如 果 这 样 不 是 修 行 ,什 么 才 是 修 行 呢 ?

  回 想 当 初 我 大 力 提 倡 “人 间 佛 教 ”时 ,大 家 或 背 地 里 嗤 之 以 鼻 ,或 公 开 指 责 我 哗 众 取 宠 ,但 多 少 年 下 来 ,不 但 台 湾 的 佛 教 界 奉 行 “人 间 佛 教 ”,世 界 各 国 乃 至 铁 幕 国 家 像 中 国 大 陆 、俄 罗 斯 等 地 方 都 在 研 究 “人 间 佛 教 ”。可 见 有 时 “毁 谤 ”是 因 为 对 方 不 了 解 状 况 ,所 以 我 们 应 该 努 力 以 文 字 般 若 来 宣 导 实 际 情 况 ,以 积 极 的 行 动 来 证 明 一 切 。

  四 十 年 前 ,我 经 常 带 著 青 年 男 女 下 乡 布 教 ,当 时 一 些 好 事 者 经 常 在 背 后 说 一 些 难 听 的 话 ,但 毕 竟 大 众 的 眼 睛 是 雪 亮 的 ,久 而 久 之 ,我 们 庄 严 有 序 的 弘 法 队 伍 获 得 大 家 的 肯 定 ,连 一 些 家 长 都 命 子 女 们 跟 随 我 学 佛 。目 睹 当 时 比 丘 尼 不 受 人 尊 重 ,我 努 力 在 教 界 为 女 众 争 一 席 之 地 ,为 此 曾 被 一 些 教 界 同 道 揶 揄 我 是 “女 性 工 作 大 队 的 队 长 ”,甚 至 有 些 人 以 轻 蔑 的 口 吻 将 比 丘 尼 说 成 是 “寄 佛 偷 生 ”。幸 好 他 们 都 很 争 气 ,目 前 佛 光 山 许 多 学 有 专 精 的 比 丘 尼 甚 至 在 大 学 任 教 ,在 男 众 佛 学 院 授 课 ,而 且 著 作 等 身 ,辩 才 无 碍 。而 在 台 湾 首 先 发 行 的 《佛 光 大 辞 典 》,也 是 由 一 群 比 丘 尼 一 手 编 辑 而 成 ,他 们 斐 然 的 成 绩 不 但 赢 得 世 人 的 赞 许 ,更 粉 碎 了 恶 毒 不 实 的 “毁 谤 ”。

  一 九 七 三 年 “台 大 哲 学 系 事 件 ”轰 动 全 台 ,多 名 教 授 因 而 解 聘 ,其 中 陈 鼓 应 、李 日 章 等 人 曾 来 佛 光 山 授 课 ,当 时 正 值 戒 严 时 期 ,我 建 议 学 者 应 专 心 致 力 于 学 术 工 作 ,思 想 尽 可 以 自 由 ,但 不 见 得 要 付 诸 行 动 。不 料 后 来 却 传 来 许 多 不 实 的 传 言 ,例 如 :“佛 光 山 是 匪 谍 大 本 营 ”、 “佛 光 山 里 藏 了 两 千 多 支 长 枪 ”、“佛 光 山 的 资 金 是 中 国 共 产 党 资 助 的 ”……,情 治 人 员 也 频 来 调 查 。二 十 二 年 后 ,由 六 位 台 大 教 授 组 成 的 调 查 小 组 ,经 过 两 年 的 明 查 暗 访 ,终 于 真 相 大 白 ,雪 洗 冤 屈 ,而 佛 光 山 早 已 通 过 时 间 的 考 验 ,脱 除 嫌 疑 。“毁 谤 ”不 仅 无 损 于 我 们 的 形 象 ,反 而 凸 显 我 们 的 宽 阔 胸 襟 。

  早 年 在 台 湾 ,人 们 最 怕 被 人 戴 上 两 顶 帽 子 :黄 帽 子 (社 会 问 题 )和 红 帽 子 (思 想 问 题 ),于 今 台 湾 虽 已 解 严 ,还 是 有 帽 子 的 问 题 存 在 ,例 如 给 你 一 顶 经 济 帽 子 ,说 你 是 企 业 和 尚 ;给 你 一 顶 政 治 帽 子 ,你 又 变 成 了 政 治 和 尚 。传 播 媒 体 也 争 相 炒 作 新 闻 ,以 收 惊 世 骇 俗 之 效 。例 如 前 几 年 报 章 杂 志 为 佛 教 界 评 估 财 产 ,尽 管 佛 光 山 早 已 退 居 殿 后 ,但 媒 体 记 者 仍 穷 追 猛 打 ,大 作 文 章 ,说 大 树 乡 土 地 一 坪 新 台 币 十 万 元 ,佛 光 山 占 地 五 十 甲 ,价 值 一 百 五 十 亿 元 。我 和 当 时 的 住 持 心 平 说 :“佛 光 山 这 么 值 钱 ,我 一 点 也 不 知 道 ,只 要 有 人 出 价 十 分 之 一 的 价 钱 十 五 亿 ,我 们 就 卖 了 ,建 筑 物 全 部 奉 送 ,但 谁 来 买 呢 ?我 们 能 卖 吗 ?”不 久 报 纸 又 说 :海 峡 两 岸 的 佛 教 活 动 都 是 “向 钱 看 ”。别 的 道 场 我 不 知 道 ,但 据 我 所 知 ,佛 光 山 办 的 佛 学 院 三 十 多 年 来 ,不 但 不 曾 收 过 学 杂 费 ,而 且 免 费 提 供 食 宿 ,现 在 遍 布 世 界 的 佛 学 院 有 十 六 所 ,学 生 六 百 人 ;此 外 ,我 们 的 信 徒 讲 习 会 不 知 办 了 多 少 届 了 ,从 未 收 过 一 分 钱 ;在 国 内 外 举 行 的 大 型 讲 座 ,也 没 有 收 门 票 ,甚 至 连 短 期 出 家 、八 关 斋 戒 、佛 七 、禅 七 等 活 动 ,我 们 都 尽 量 为 信 徒 著 想 ,提 供 设 备 、簿 本 、书 籍 、衣 物 。佛 光 山 是 “日 日 难 过 ,日 日 过 ”,那 有 这 么 多 钱 可 “看 ”呢 ?

  近 年 来 ,邪 魔 乱 舞 ,自 从 宋 七 力 、妙 天 事 件 之 后 ,又 引 起 社 会 一 阵 骚 动 ,经 过 记 者 夸 大 报 导 之 后 ,佛 教 及 灵 骨 塔 又 成 为 众 矢 之 的 ,其 实 明 眼 人 立 刻 可 以 看 出 宋 七 力 、妙 天 等 ,都 是 一 些 附 佛 外 道 ,这 是 政 府 没 有 适 当 法 律 约 束 ,及 人 民 贪 婪 炽 盛 有 以 致 之 ,与 正 信 佛 教 扯 不 上 关 系 。而 一 般 安 放 在 寺 院 的 灵 骨 多 为 永 久 供 奉 ,除 平 日 的 洒 扫 诵 经 之 外 ,寺 方 每 于 春 秋 二 季 都 举 行 超 荐 法 会 ,以 期 冥 阳 两 利 ,法 雨 均 沾 ,无 奈 一 些 人 只 看 到 死 人 的 骨 头 ,却 没 有 看 到 活 人 (法 师 )的 辛 苦 。佛 光 山 万 寿 园 除 了 上 述 一 般 性 的 服 务 之 外 ,还 免 费 提 供 二 千 座 龛 位 给 高 雄 县 孤 苦 无 依 的 人 免 费 安 奉 灵 骨 。但 尽 管 记 者 们 知 道 我 们 福 利 社 会 的 诚 意 及 苦 心 ,仍 就 有 人 蓄 意 “毁 谤 ”,感 慨 之 余 ,我 在 演 讲 中 嗟 叹 “政 府 无 能 ,媒 体 无 德 ,佛 教 无 辜 ,信 徒 无 奈 ”,台 下 一 片 掌 声 雷 动 ,可 见 广 大 的 群 众 仍 然 是 善 良 的 。

  至 于 “政 治 和 尚 ”的 称 呼 ,我 起 初 很 不 以 为 然 ,因 为 我 的 一 切 言 行 与 政 治 毫 无 瓜 葛 ,完 全 是 站 在 佛 教 的 立 场 ,为 大 众 谋 取 福 利 。久 而 久 之 ,我 由 “非 心 非 佛 ”转 为 “即 心 即 佛 ”,觉 得 这 个 称 号 也 不 错 ,有 些 人 想 尽 办 法 从 事 政 治 ,却 怎 么 样 也 爬 不 上 去 ,我 无 心 从 事 政 治 ,别 人 却 称 我 “政 治 和 尚 ”,表 示 我 很 有 办 法 ,很 有 力 量 ,不 是 很 好 吗 ?心 念 这 么 一 转 , “毁 谤 ”就 成 了 甘 露 ,所 以 对 于 中 央 常 务 委 员 会 、中 华 文 化 复 兴 运 动 委 员 会 、侨 务 委 员 会 聘 请 我 担 任 公 职 ,我 一 概 本 著 不 迎 不 拒 、广 结 善 缘 的 态 度 ,做 好 出 家 人 普 度 众 生 应 有 的 本 分 ,做 一 个 众 生 的 “义 工 ”。

  去 年 四 月 二 十 八 日 ,美 国 副 总 统 高 尔 先 生 访 问 西 来 寺 ,我 们 只 是 尽 力 安 排 接 待 工 作 ,善 尽 地 主 之 谊 ,没 想 到 经 过 有 心 人 士 的 渲 染 之 后 ,一 项 清 净 的 宗 教 拜 访 变 成 污 秽 的 政 治 事 件 ,但 我 仍 愿 本 著 佛 门 的 慈 悲 胸 怀 ,衷 心 祝 福 这 些 刻 意 “毁 谤 ”的 人 ,“勤 修 戒 定 慧 ,息 灭 贪 嗔 痴 ”!

  数 年 前 ,佛 教 学 者 江 灿 腾 先 生 在 新 竹 与 我 会 面 时 ,问 我 :“有 些 人 很 仰 慕 您 ,但 为 什 么 教 界 又 很 少 有 人 和 您 来 往 ?”我 说 :“不 是 我 不 好 ,就 是 他 不 好 ,这 就 要 看 各 人 的 看 法 了 。”江 先 生 闻 言 大 笑 。另 一 次 我 们 在 高 雄 晤 谈 ,他 主 动 提 起 外 界 对 佛 光 山 的 各 种 传 言 ,我 说 :“江 先 生 ,您 是 学 历 史 的 ,一 切 言 论 都 应 该 根 据 事 实 举 证 ,为 什 么 总 是 说 ﹃ 听 说 如 何 如 何 ﹄ 呢 ?” 他 立 即 颔 首 称 是 。

  俗 语 说 :“谣 言 止 于 智 者 。”《坚 意 经 》云 :“慈 心 正 意 ,罪 灭 福 生 ;邪 不 入 正 ,万 恶 消 烂 。”这 是 佛 陀 对 治 毁 谤 的 良 方 。“佛 陀 也 会 遭 人 毁 谤 ”,所 以 “毁 谤 ”可 能 是 由 于 我 们 表 现 得 太 好 ,我 们 应 该 感 谢 别 人 对 我 们 的 毁 谤 ,因 为 如 此 一 来 ,正 好 给 自 己 一 个 反 观 自 照 、消 灾 解 怨 的 机 会 ,让 我 们 得 以 在 菩 提 道 上 步 步 提 升 。

 

法布施最殊胜,欢迎赞助正信佛教网
正信佛教网
苏ICP备16054250号-1